評評戯

《去你的愛情》

《去你的愛情》講述了一名奔三女子離開現任男友去了結一段未了舊情的故事。女主角C(郭翠怡飾)曾與男主角B(劉俊謙 飾)是戀人,B打算向C求婚,然而當C預感到此事的來臨時卻表現得恐懼,B因此放棄。事隔七年,C有了男友F(梁子峰飾),B也已經與G(柯嘉琪 飾)結婚。因緣際會,C獨自造訪了B的家,同時也想借機解開自己的心結,她想知道B當初是否真的要娶她,而她是否真的錯過了B。製作人W(姚潤敏飾)對以上C的故事饒有興趣,想將其拍成電影,於是二人將回憶拼湊,在重整記憶的過程中,C發現自己原來已經不知不覺地明白了愛情,已經對往事釋然。

怪哉《西遊記》

今年二月初,香港的劇場出現了深圳本土戲劇的身影,知名導演吳熙攜新作《西遊記》造訪香港。

《西遊記》是所有華人耳熟能詳的一部經典小說,筆者首先是好奇導演如何在90分鐘內呈現這部洋洋巨著,其次是質疑爲什麽要將這樣一部人所共知的故事搬上舞臺。

演出結束后,筆者好奇心得到了滿足,疑惑也完全打消。吳熙的《西遊記》,是一部既富有人文內涵又特別專注於劇場本身的佳作。

《喃叱哆嘍呵》

香港話劇團
2013年1月20日
羅松堅

〈幸福的尺〉

香港話劇團製作的《喃叱哆嘍呵》,最早的版本是以《我聽我聽我交叉》面世。當時是在新域劇團的《劇場裡的卧虎與藏龍》IV中,以唯讀劇本的方式發表。拙筆有幸參與其中,讀舞台指示,可謂一開始便見証著這個戲的成長。猶記得當時由甘國亮演繹啞仔。拙筆對啞仔最後的獨白,深深著迷。

《三個麻甩一個騷》

藝君子劇團、to be THEATRE、Metro-Holik Studio、澳門戲劇農莊

〈那夜,噱頭勝了。〉

《三個麻甩一個騷》的主題,開宗明義,就是為所謂「藝術戲劇」與「商業戲劇」之間進行一場辯證。

從演出中不難看出,四位創作人分別為「藝術戲劇」與「商業戲劇」下了定義。「藝術戲劇」以晦澀難明為必要條件,以觀眾看不明白為成功指標;「商業戲劇」則以噱頭為必要條件,以觀眾無須思考,一看即明,引起共鳴為準則。同時,創作人亦為兩者作出了價值判斷,以鮑魚比喻「藝術戲劇」,炒飯比作「商業戲劇」,其價值之高低一目了然。雖然創作人把兩種藝術定高低,但這並不等於說鮑魚是創作人心中最有價值之藝術。對他們來說,最有價值的是鮑魚炒飯,簡而言之,就是雅俗其賞。

戲劇什錦拼盤 ——《七位導演眼中的40@2012》

致群劇社四十周年誌慶,雲集香港一班戲劇中堅份子製作了一台名為《七位導演眼中的40@2012》的戲於十一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假文化中心劇場上演。
雖然他們以小劇場形式演出,但事件卻絕不小。誠如我在敝欄〈演藝蝶影〉所說﹕「香港的劇團起步不早,四十年前成立而至今仍屹立的致群可算是香港一眾劇團的老大哥之一……它只比我們常說『喝其奶水大』的無綫電視年輕五年而已。」老大哥以七個原創小故事慶祝他的紅寶石華誕,是今年香港劇壇的一項大事。

你還約我嗎?──評《我和秋天有個約會》

香港話劇團傾巢而出全力以赴,甚至兩位總監也事無大小親力親為作出無限量支援,要為「約會」系列再掀熱潮。
獲劇團行政總監親邀前往觀賞《我和秋天有個約會》,並要求作出客觀的評價。
愧不敢當。我並非一語定江山的人物,人微言輕。不過既然有機會寫寫開心話(開心見誠的話),而當事者又表示不介意聽取一番「原是主觀硬說客觀」的話,當然樂意為之。
全劇排場十足,雖未真正達到歌舞連場的歌舞劇境界,但若以一般唱作舞台音樂劇視之,這齣戲的製作水平,在本港劇團中實在難以匹敵。
相信這一擊成功了。
演出落幕之後,「恭喜」之聲不絕於耳,捧場文章料亦不缺。過份成功反易沖昏頭腦,以致故步自封。我相信劇團高層有「聞過則喜」的胸襟,因此讚美恭喜之餘,少不免來幾句吹毛求疵之語。「欲得周郎顧,時時誤拂絃」,如有看漏評錯之處,文責當自負。但若所言有理,還請劇團好好考慮。
本文長氣主觀過萬言,純屬一己之見。「不忍卒讀」的朋友,不妨跳讀幾點感興趣的項目。反正讀畢全文也不會得到甚麼鼓勵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