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評戯

半信半疑勢均力敵──評《聖訴》

有幸沒錯過同流劇團的《聖訴》演出。這個演出讓我看到真正的團隊默契。四位師生演員的磨合情況甚為理想,真真正正地互相「喂」戲,配合對手交流的能量、力度,為呈現整劇主題訊息而演出。沒有職業演員犧牲大我完成小我的「搶戲」情況。
無可否認,這齣戲的演出效果是成功的。

《心洞》

〈從《心洞》反思戲劇演出價值與人文精神〉

拙筆想藉寫《心洞》的劇評,重新思考及企圖引發「戲劇演出價值」的討論。先從友人的一番言論開始。

「我好高興認識你」──《象人》觀後感

本文綜述對中英劇團五月卅一晚於葵青劇院演藝廳演出《象人》的觀後印象。另有過萬字長稿一篇,進一步詳細列出鑒賞札記,名為《一個殘障者對<象人>說的『開心』話──評<象人>》,讀者讀過本篇後,如有興趣詳細了解評論細節,請繼續參閱長稿。)
為方便未有機會觀看《象人》演出的讀者,在此先簡述一下故事梗概:
19世紀,英國倫敦醫院的法特烈.崔佛士醫生偶然在倫敦街頭發現了身患畸形怪疾的約翰.梅力。約翰得到崔佛士救助,從面臨絕境的展覽肉體生涯中轉到慈善基金庇蔭下生活。隨後在與社會高層人士的交往中,梅力表現出高度智慧及學習能力,令人刮目相看。

《終局》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另一種共鳴方式〉

無可否認,有些演出的製作取向,是易入口的。意思是無論在演出的風格、題材、語言、結構、劇本等等的素材上,觀眾習慣了看此等模式的作品,因而易於接受、理解、觀看的,觀眾所要花的力氣不多。有些則相反,難入口,有種晦澀難明的味道。觀眾看起戲來很費勁,不能單單「坐享其成」,而是要用意志,用頭腦,用心思去揣摩演出的整體及各個部份。這裡無關乎演出的好壞優劣,易入口的難入口的都可以有優劣的作品。

《 異鄉.人》

《先鋒啟航好開始》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下簡稱劇團)第一屆先鋒青年劇場計劃,上演了由一班先鋒學員與劇團的成員﹣梁智聰(編作領導)和簡立強(導演)所共同編作的劇目《異鄉.人》。
就整個演出而言,整個製作團隊對是次的製作非常認真,即使是次製作,演出者都是非專業演員,劇團依然保持她的創作路向(編作)、演出風格(強烈且帶批判)、戲劇教育的宗旨(戲劇即教育,重資料搜集與研究)。

大而無當的《山海經傳》

打著以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的旗號,以其經典編劇作品,史詩式般從創世記寫到傳說的第一個帝王,涉及七十多個天神,近乎一部東方版《聖經》的《山海經傳》,加上在國內外都享負盛名的現實主義導演林兆華,配合香港藝術節40年的金漆招牌,再沒其他藉口說沒空,排頭十分吸引,值得支持。再細看組合,演出的團隊包括「陝西華陰老腔藝術團」(於2006年5月20日,華陰老腔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及「北京當代芭蕾舞團」,再配以中國地方戲曲劇種,由商代(公元前1600年-公元前1046年)的「儺戲」為主軸,看到這裡,充滿信心地購票入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