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哉《西遊記》

今年二月初,香港的劇場出現了深圳本土戲劇的身影,知名導演吳熙攜新作《西遊記》造訪香港。

《西遊記》是所有華人耳熟能詳的一部經典小說,筆者首先是好奇導演如何在90分鐘內呈現這部洋洋巨著,其次是質疑爲什麽要將這樣一部人所共知的故事搬上舞臺。

演出結束后,筆者好奇心得到了滿足,疑惑也完全打消。吳熙的《西遊記》,是一部既富有人文內涵又特別專注於劇場本身的佳作。

獨到的人文視角

吳熙導演的《西遊記》以一位雙目失明的名廚和唐僧被眾妖困於洞中為出發點,先是簡要回溯了眾妖和唐僧一行人的經歷,其後因孫悟空也束手無策從而驚動了天庭與佛界聯手滅妖,而這卻又危害到了劇中新增主角瞎子廚師的偉大理想-烹製天下第一美味(因為廚師苦無上肉,唯有寄希望於唐僧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最後導了致人、妖、神三角混戰的局面。

有趣的是,以上所說的故事又被鑲嵌於一個簡短的場景之中。《西遊記》的開場是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物排成一條隊伍步履蹣跚、徐徐出場,後面的人用手蒙著前面人的眼睛,似乎他們迷失在一個沒有方向的黑暗空間。隨後他們的隊形因其中一人失手而散開,當他們摸索著再要找回原來的隊形,卻亂成一鍋粥,打成一個死結,緩緩退出,故事也自此正式從瞎子廚師與唐僧被困山洞時展開。隨著劇情推進,觀眾們發現,開場那群蹣跚的隊伍原來是紅孩兒、白骨精等妖怪,而妖怪之所以成為妖怪,只是因為佛界需要有人充當妖怪來製造九九八十一難,以此凸顯真經之可貴。觀眾們等來的,不但是妖怪們相繼滅亡,還有瞎子廚師因懼怕觀音“永墮地獄”的威脅而釋放了唐僧,并割肉自烹的慘局。

劇末,開場的一幕同樣地出現了,不過,這一次,這群步履蹣跚的妖怪在黑暗中摸到了瞎子廚師,當妖怪們詢問廚師:「你就是那個天下第一美味嗎?」,廚師才忽地如夢初醒:「原來我還在地獄!」這一聲慘叫讓筆者不寒而慄,可想而知,原來廚師當初釋放了唐僧卻并未落得好下場,他因為觸動了眾神的利益,還是被打入了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真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結局!

這是我們認識的《西遊記》嗎?真是出乎意料,轉念一想,卻又在情理之中。

戲劇《西遊記》處處無不透露著吳熙導演對經典原著的解構與重構。吳熙先是從原著抽取了“神”(觀音、太上老君、土地等)、“妖”(白骨精、紅孩兒等)兩個元素,其次匠心獨運地提煉出了“人”(廚師)這一元素,并賦予這三者不同的動機(“神”要利用唐僧師徒和眾妖完成正確思想的傳播;“妖”,有的要吃唐僧以求長生不老,有的想挾持唐僧待天庭招安;“人”,即廚師,要借用唐僧肉實現自己的偉大理想,卻又怕墮入地獄無法在來世再競逐偉業),最後將三者彙聚壓縮在一點-迷宮重重的山洞,引致災難性的爆發。

可以得見,在吳熙導演眼中,西天取經只是一個醞釀已久、受神操縱的文化傳播方案,而真正值得憐憫的,是那些註定要犧牲的妖怪,還有為理想默默奮鬥卻無辜受害的人-廚師。吳熙導演的《西遊記》視野宏大,在舞臺上駕馭起來卻又身輕如燕,其犀利的洞見彰顯著他深厚的人文關懷。

怪趣叢生的導演手法

原著《西遊記》里有各種鬼怪,各種神奇法術,聽上去光是化妝和特效就已經要花不少財力和物力。然而讓筆者驚訝的是,吳熙導演完全沒有遵循常理出牌,這齣戲讓吳熙玩出了一個神奇的小劇場。戲劇《西遊記》主要體現了吳熙導演三處神奇手法:

其一,不靠化妝,單憑表演成功塑造人、妖、神。臺上演員共十八人,均是來自深圳大學表演系的應屆畢業生。《西遊記》角色和群戲都很多,有的學生甚至要兼任三種不同的身份。他們沒有靠化妝和服裝,而是靠表演塑造了一眾角色。比如說,劇中的豬八戒一角,吳熙將其塑造成一個愛攝影愛寫詩的文藝青年,他一戴上眼鏡,舉手投足間就能讓觀眾知道這是豬八戒,原來豬八戒也可以很斯文。這些角色儘管與我們的想像很不一樣,但戲開始不久后,筆者便能自如分辨角色,輕鬆入戲。吳熙和一眾學生必定在角色的塑造上下了不少功夫。

其二,無須刀槍與特效,精彩呈現神、妖大戰。在神、妖大戰一幕中,臺上出現一個小平臺,飾演神、妖的演員們分別穿戴金、銀色手套將手立在小平臺上,人、神大戰的大部份神奇場面便都以手呈現,招式五花八門,讓人眼花繚亂,刹時整個劇場似乎便壓縮成這不到二十呎的小平臺。比如,“諸葛連弩”是演員在黑暗處吹出一排排的牙籤擊中小平臺上的目標;等到妖怪派遣巨人迎戰時,一聲:「變!」,一個飾演妖怪的演員躍上平臺,原本壓縮了的空間真如出現了一個巨人,效果十分了得。

其三,空間利用。吳熙利用簡單的黑幕、黑紗、積木、投影,賦以意想不到的用法,輕易呈現天庭的祥和與妖洞的錯綜複雜。如神、妖大戰中天兵天將的出現,吳熙利用了舞臺右上方的空間,讓演員從出現在幕布間,成功塑造了天兵高高在上、騰雲駕霧的形象,筆者猜想演員一定是半坐在高梯上。又比如,在妖洞,吳熙利用四層平行的透光黑紗與投影,成功塑造出有一百層迷宮的地洞。吳熙以高質量的創意和低成本的技術調動了小劇場從天上到地下的所有空間,讓人咂舌。

據筆者瞭解,吳熙導演和一眾演員一齊研讀了《西遊記》數月,採用了集體即興、導演編創的方法,才炮製出這樣一出製作精良的作品。最近同時也看了周星馳的電影《西遊》,其給予筆者的衝擊和享受遠遠不及吳熙導演的這出戲劇作品,再次證明了藝術與特效無關、與財力無關、與明星無關。從戲劇《西遊記》中,筆者看到了一個怪趣、鮮活、犀利的原創型劇場導演。

場次:2013年2月2日晚上八時
地點:香港上水北區大會堂
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