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什錦拼盤 ——《七位導演眼中的40@2012》

致群劇社四十周年誌慶,雲集香港一班戲劇中堅份子製作了一台名為《七位導演眼中的40@2012》的戲於十一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假文化中心劇場上演。
雖然他們以小劇場形式演出,但事件卻絕不小。誠如我在敝欄〈演藝蝶影〉所說﹕「香港的劇團起步不早,四十年前成立而至今仍屹立的致群可算是香港一眾劇團的老大哥之一……它只比我們常說『喝其奶水大』的無綫電視年輕五年而已。」老大哥以七個原創小故事慶祝他的紅寶石華誕,是今年香港劇壇的一項大事。

致群邀請了七位戲劇創作人分別導演七個短劇。這七位導演包括莫昭如、潘惠森、黃智龍、陳恆輝、 陳麗珠、羅靜雯及張秉權。我於《七》劇公演前在文中這樣寫著﹕「……位位都是獨當一面、在自己的戲劇領域上有所成的資深戲劇人。他們風格各異,對戲劇的追求亦不一。這次一同在同一舞台上分別呈獻自己的作品,五花八門,各師各法,讓觀眾在同一個晚上可以觀賞到七個不同種類和品味的戲劇小品,恍如品嘗一個戲劇什錦拼盤,確是劇壇一項特別的事件。」
剛過去的星期天晚上,我便抱著出席一頓壽宴的心情去品嘗這個「戲劇什錦拼盤」。
我的形容沒錯,那確是一個「戲劇什錦拼盤」。儘管七位導演都在同一個四面觀眾的圓形舞台上呈獻其演出,時間亦同是約二十分鐘,但他們的七個戲無論在類型、選材、表演形式和手法等都甚為不同。《七》劇給我的最深印象便是再無限次地感受到舞台的無限大——同一個小小的空間所盛載和展現著的是那麼無垠無涯。
第二個印象則是香港劇壇百花齊放的活力、動力和創作力之強。在過去的四十年中,香港劇壇的發展非常蓬勃,到今天單是香港戲劇協會的團體會員已超過一百七十個,還未包括很多不是會員的劇團。這些劇團的創辦人和藝術總監都依著劇團的宗旨和方向在香港劇壇的園地內耕耘,各自發展出一套美學模式和劇場理念。我相信致群自是礙於各種客觀條件的限制,如時間、資源等,不然,要找更多劇團或導演來參與是項慶典絕非難事。
是次參演的七位導演的選材有接近自傳式的故事、有對光的追求、有向劇社的致敬、有關於祖孫三代的母女情、有遇見數十年前的自己的奇遇,亦有劇場人的夢,自然是一個豐盛的拼盤。不過,這個拼盤的各種菜餚卻連烹調之法也各有不同,有現實主義的、有形體性較強的;有全劇不發一言的,也有一人不斷自說自話的;有即場清唱粵曲的,也有現場演奏洋樂的……其實,還未進場時,觀眾已經猜到任由七位導演天馬行空地發揮個人的創意,自然是會有不同的題材、表達手法和演出效果呈現舞台。所以,熟悉各位導演導戲風格的觀眾在觀劇後引證自己對「賽果推測」的準確程度可能是觀看《七》劇的其中一項樂趣。
各劇均有可喜的亮點﹕《痴戀著/一》演員通過其濃縮了的戲劇生活片段,直面其生命中最令她難以忘懷的哀痛;《納蘭》漂亮的燈光設計,讓我看到了舞台上 / 人生中的春夏秋冬;《致群40.致敬》五個人每場不同的互動行為藝術演出(慶幸演員沒有如導演在〈導演的話〉所說般用上真刀,也沒有流下真血);《中環遇見兩生花》以平實手法呈現一個詭異卻感人的故事;《天天》讓我們「看」到了年輕的自己;《夢兮》再次欣賞到失傳多年的男花旦的子喉演唱……實是一個很豐富的什錦拼盤。
另一項看《七》劇的樂趣是欣賞一劇完一劇起之間的過場戲。當中多次以戲曲穿插,也有一飄而過的形體和幕後工作人員上場收拾的戲中戲等,彷彿在編織一張百家被的接口似的。還有,要為七個截然不同的短劇設計舞台和燈光誠然不是易事,可幸效果不俗。
看此類什錦式演出的好處是即使你不喜歡看某類型劇或某個劇,你仍可以這樣安撫自己﹕「二十分鐘,只需二十分鐘它便會過去。」然而,其優點亦正是其缺點,因為總會或多或少包括一些不是你所喜歡的東西在其中,是你在購票時已經知道將要面對卻又無法躲避的事實(除非你選擇不看),有點要硬喝不是你想喝的那杯茶的感覺。不過,既然《七》劇是一個誌慶製作,身為台下觀眾的我仍是會開開心心的為致群高興,更欣賞眾多參與此次演出的劇場工作者所付出的努力和支持。
期待著致群在慶祝創團金禧年之前的未來十年為香港劇壇創作更多更有意義的演出。

涂小蝶